简体 | 繁体 | 英文 用户登录 | 联系我们 | 帮助
李壬癸教授谈台湾南岛语言的重要现象
时间: 2018年01月12日

李壬癸.png

      (通讯员 倪博洋)国际著名南岛语专家、台湾“中研院”院士李壬癸教授于2017年12月1日在南开大学文学院做了题为《台湾南岛语言的重要现象》的学术报告。

      李先生在讲座中指出不同语言有不同的结构系统,也就显示有不同的思考模式。南岛语的思考模式异于汉语和英语。从异文化可以学到更广阔的视野。台湾南岛语言之间最分歧(most diverse)

      语言最分歧就是显示时间的纵深最长,即在当地居住的年代最久远。因此国际南岛语言学界都认为台湾就是南岛民族的扩散中心。台湾南岛语言既然最为存古,若要构拟古南岛语系统,就必须使用台湾南岛语言的资料。南岛语比较研究的国际知名学者一定都要引用和参考台湾南岛语的资料和现象。台湾南岛语言各层次(语言、构词、句法)的歧异性非常大。李先生举了若干例证进行了深入qianchu的说明,如汉语和英语的助动词在南岛语常当主动词。有的语言只有极少数助动词,甚至连一个也没有。台湾的邹语每个句子都要有助动词,而排湾语、巴宰语、噶玛兰语却没有任何助动词。泰雅语跟赛德克语各有少数几个助动词,但都不像汉语、英语那样多。汉藏语系、印欧语系、南岛语系都采用十进制法(decimal system)。但大洋洲的语言及台湾的巴宰语却有五进制的数词,如:6=5+1。在这个语言中五与手是同源词,说明是以单手手指为计数单位。同理还有赛夏语的数词二十sha-m’ilaeh,它的词根就是ma’ilaeh“人”,说明它是以手指加脚趾表示20这个概念。除了加法,还有乘法计数。泰雅语群、邹语的6是2X3。同时还有减法,赛夏语、邵语、西部平埔族语群9=10-1。类似以上这些说法的,在台湾以外的南岛语也有,但不像台湾那么多类型。以上这些例子显示:语言的结构系统会影响使用者的思考模式和对事物的观点。这就是有名的“语言相对论”学说(Sapir-Whorf hypothesis)。

      从这种错综现象,可以认识到台湾南岛语的复杂性与存古性。而南岛语是国际语言学界一个热点,其与汉藏语系的关系也是一个经常被论述的题目。南开大学文学院语言学教研室有悠久的侗台语研究传统,李壬癸先生的讲座对于这一研究具有重要的拓宽研究视野、提供理论借鉴的启迪作用。讲座之后南开师生就语言歧义性、萨丕尔假说等问题进一步与李先生展开了交流。

       本次讲座由南开大学文学院曾晓渝教授主持,南开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化学院、外国语学院等单位相关专业师生到场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