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体 | 英文 用户登录 | 联系我们 | 帮助
台湾“中研院”孙天心教授来我院讲座
时间: 2018年01月12日

 孙天心.png

       (通讯员 王振)2017年11月29日-30日,国际著名汉藏语研究专家、台湾“中研院”语言学研究所研究员、原所长孙天心先生在南开大学文学院章阁厅举行了两场学术报告。报告由南开大学文学院曾晓渝教授主持,石锋教授、施向东教授、意西微萨·阿错教授、潘家荣副教授、郭丽霞副教授、王萍副教授以及南开大学文学院、外国语学院语言学相关专业研究生和本科生到场聆听。

       11月29日下午报告题目为《尔玛语小舌元音的发现与意义》。尔玛语(国内习称“羌语”)是四川西部阿坝州松潘、黑水、茂县、理县、汶川等地使用的一种汉藏语。讲座介绍了该语言的基本情况和方言分布,并回顾了前人的相关研究成果。孙先生以刘光坤教授所著《麻窝羌语研究》中的/e/音位为出发点,从音韵的对称性(没有与e搭配的o)、分布的局限性(仅见于小舌声母之后或卷舌滑音之前,以及元音同化或汉语借词等情况)等角度讨论尔玛语设立/e/音位所面临的困难,认为麻窝话中并不存在e元音。《麻窝羌语研究》记录的“盘子”[be]中的元音“难以捉摸”,在该书中有七种标音方式,如:be-盘子、tsi-女人、tə-蒸汽、dzɤi-痒、dəi-对(量词)、tshɤ-桥、mue-奶油,孙天心教授结合自己对黑水县麻窝乡扎苦村尔玛语(属西北方言)的调查,认为这七个词完全同韵,其韵母都是小舌化的元音i,此外,扎苦话中u、ə、a也有相应的小舌化元音。孙先生在此基础上提出了新的元音系统:四个正常元音i、u、ə、a以及与之对应的四个小舌化元音。

       随后孙天心老师从声学、构音和音系三个角度论证了尔玛语西北方言中的小舌化元音——这一新的元音类型——的存在。声 学实验分析显示,小舌化元音的F2明显低于正常元音;超声波影像显示了小舌化元音发音时舌根向小舌拱起的过程;音系分析证明小舌化元音可以作为该方言音系中的与正常元音不同的一个自然音类。

       本研究的主要意义在于:(1)确立尔玛语方言的音韵特征,这种两两对立的元音格局是尔玛语西北方言的显著音韵特征,东部和东北方言不存在这种特征;(2)有利于重建原始音系,识别西北尔玛语的小舌化元音可以正确建立跨方言的语音对应,据此构拟祖语的元音系统,成功重建原始音系才能确认现代方言的创新演变,理清尔玛语内部的支属关系;(3)小舌化元音作为新发现的语音类型,有利于丰富和推进语音类型学的研究。

       最后,孙先生指出,还需要进一步调查:小舌化元音是否存在于周边的其他汉藏语,中国境内是否还存在其他尚待挖掘的特殊语音类型。

       11月30日下午孙天心教授进行了题为《汉藏语谓语人称标记的类型》的学术报告。首先介绍了“汉藏语”、“谓语人称范畴”等相关背景知识,并特别指出“谓语人称范畴”也常被称为“动词人称范畴”,但此种说法不够全面,因为有些语言中其他词类也可以作谓语并且能加人称标记,如Kaqchikel的玛雅语。孙老师还介绍了谓语人称标记的三种类型,即对应名词必须出现、对应名词不能出现和对应名词可以省略,并分别以英语、阿拉伯语和草登嘉绒语为例作了说明。

       在介绍相关背景知识后,引入了对汉藏语谓语人称范畴形态和功能的分析。人称标记的形态有两种类型:(1)添加词缀,以后缀为主;(2)词干元音变化,较罕见,可能是后缀弱化融入词干的结果。汉藏语人称范畴的功能有四种,包括:(1)反映句中的核心句法论元,不少汉藏语的人称标记用来标示句法地位较为重要的主语和宾语论元。(2)反映句子中主要的语用角色,部分汉藏语人称范畴标记言谈的参与者,即说话者和受话者。(3)反映受到所叙述事件的影响但并非句子论元的个体。(4)其他功能。

       孙天心教授的两场讲座,既有对前人研究成果的总结和梳理,也结合自己的田野调查和研究分享了其最新发现,思路清晰,举例丰富。其报道的尔玛语中新发现的小舌化元音以及受影响者标记,对于深化汉藏语言学和语言类型学的研究都有重要意义。两场报告开拓了南开师生的学术视野,启发良多。讲座结束后,现场师生就相关问题和孙天心教授进行了积极的交流和热烈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