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体 | 英文 用户登录 | 联系我们 | 帮助
沙加尔先生谈上古汉语浊塞音的构拟——沙加尔教授南开大学讲座之二
时间: 2016年11月15日

沙加尔先生谈上古汉语浊塞音的构拟

——沙加尔教授南开大学讲座之二

 

沙加尔教授于2015119日上午进行了莅临南开的第二场讲座,讲座题目是:“白沙体系里浊塞音的构拟:原始闽语和原始苗瑶语的贡献”。

沙加尔教授指出,闽语大概在西汉时期从汉语共同语中分化,故原始闽语有助于上古汉语的构拟。罗杰瑞(Jerry Norman)构拟的原始闽语有三套浊音声母。虽然有中国学者认为罗杰瑞所依据的闽语材料可能是语言接触的结果,而怀疑其构拟,但沙加尔先生指出,从所构拟的原始闽语角度看,中古塞音/塞擦音的发音方法完全可以预知,成规律对应,这不是语言接触能解释的,所以他接受并采用罗杰瑞的观点。受原始闽语启发,并根据古代汉语中清声母及物动词与浊声母不及物动词能够系统匹配,沙加尔先生认为这些浊声母上古有个N前缀,浊化是后起的。以p-声母为例,其对应的Np-演变链是:Np-Nb-b-N是一个鼻音,其发音部位由后接辅音决定。嘉绒语及苗瑶语能够为这一构拟提供支持。比如苗瑶语的鼻冠音没有明显的语法功能,但是在汉语关系词以内,苗语的鼻冠音具有系统的不及物化功能。至于原始闽语以*b*d*dz*g为声母而在苗瑶语中带鼻冠音的词,都是不及物的。这种系统性就支持了上古汉语鼻冠音前缀的构拟。

在讲座之后的讨论中,沙加尔教授补充了N只出现在不及物动词之前,是表示不及物的一个前缀等观点,并指出类似前缀如m-有表示动物,表示身体部位,名动化等功能的相关构拟。这些新颖的意见引起南开师生的极大兴趣,沙加尔教授注重从汉语构词形态入手,根据方言、民族语系统构拟的方法也给予南开师生诸多新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