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体 | 英文 用户登录 | 联系我们 | 帮助
凤凰卫视:叶嘉莹——唤起诗词的生命
时间: 2016年10月05日 来源: 凤凰卫视2016年10月5日鲁豫有约

核心提要:叶嘉莹,中国古典文学专家,一生致力于中国古典诗词的教学研究与普及,诗词几乎是她生活的全部。叶嘉莹从事古典诗词教学工作已经超过70年,可谓桃李满天下。与她自己丰硕的教学成果相比,她自己的人生却遭遇重重坎坷。时间时代即经历国仇与家难的重重变故。17岁面对母亲去世,挑起养家重担。25岁生女不久后,丈夫却以莫须有的罪名入狱,年过中年还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丧女之痛,一生不断经历各种磨难,叶嘉莹最后完成了一条从中学教员到大学教授进而走上一代名师的道路。身为女性,叶嘉莹却被人尊敬地称之为叶先生。也是这个时代中硕果仅存的士。

凤凰卫视10月5日《鲁豫有约》,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解说:鲁豫前往天津拜访中国古典不诗词大家叶嘉莹。

陈鲁豫:您这小院真好。

解说:92岁高龄一生致力于教学工作,教学生涯已经超过70年。

叶嘉莹:现在还有那个班上的同学还在,也80多岁的老人。

席慕蓉:是叶老师的粉丝,我不敢说是私塾弟子,但是我从很早就读叶老师的书。

解说:历经国仇与家难的双重变故。

叶嘉莹:所以我母亲最后是在火车上去世的,你也知道我50多岁的时候,我大女儿跟我女婿遭遇到车祸,同时不在了。

解说:一生漂泊,磨难不断。

陈鲁豫:我们拍青春片,就只有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我喜欢他,他不喜欢我。但是那个时候的青春片就是波澜壮阔,大的家国情怀。

解说:92岁高龄叶嘉莹会如何解读生命的价值?

叶嘉莹:其实我曾经考虑过就是如果自杀,哪一种是最没有痛苦的。默默的承受,但是我不跌倒,我还要在承受之中,走我自己要走的路。

解说:《鲁豫有约》:叶嘉莹——唤起诗词的生命,精彩马上开始。

诗词充满了叶嘉莹的视野

陈鲁豫:我最大的担心和顾虑是我没法跟她对话。因为我很怕在她面前我觉得我自己会像是个完全没有文化的一个人。

女:先生。

男:叶先生您好。

女:我们来接您了。

陈鲁豫:至于她的年纪可能人上年纪讲话会不会非常非常的细,会讲得很多,可能有时候思绪会乱。这些我倒是不是特别担心。

叶嘉莹:我已经是92岁的老人,耳朵的听力已经不大好,眼睛的视力也已经不大好。

陈鲁豫:我对于中国古典诗词的所有的基础可能就是在上学时候打下的。小学中学大学,你背那些试古典诗词仅此而已。但是那些储量在她面前那就是零,什么都没有。所以这是我的担心。尤其是听她讲古典诗词的时候,你会完全被她,被她震惊。她像是一个海洋一样的,你觉得在她面前自己就是一滴水,就那种感觉真的听她讲的时候会更加的明显。这个是叶老师。您好。叶先生好,您慢点,您慢点。

叶嘉莹:我90多岁了。

解说:叶嘉莹,中国古典文学专家,一生致力于中国古典诗词的教学研究与普及,诗词几乎是她生活的全部。叶嘉莹从事古典诗词教学工作已经超过70年,可谓桃李满天下。与她自己丰硕的教学成果相比,她自己的人生却遭遇重重坎坷。时间时代即经历国仇与家难的重重变故。17岁面对母亲去世,挑起养家重担。25岁生女不久后,丈夫却以莫须有的罪名入狱,年过中年还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丧女之痛,一生不断经历各种磨难,叶嘉莹最后完成了一条从中学教员到大学教授进而走上一代名师的道路。90岁生日时,国务院前总理温家宝向她发来贺词,称赞她心灵纯净,志向高尚。诗作给人力量。多难真实和审美的一生,将教育后人。身为女性,叶嘉莹却被人尊敬地称之为叶先生。也是这个时代中硕果仅存的士。

陈鲁豫:她的确是士,士可能,我不知道在我们现实生活当中是否还存在,但是士整体的这个形象可能在现实生活当中可能会越来越少了。

解说:2013年叶嘉莹决定定居南开大学,得知这一消息,一些诗词爱好者,出资为她在南开大学修建了迦陵学社。

叶嘉莹:其实我对你有很深刻的印象,我记得那是很早以前,看过你的访谈。

陈鲁豫:我知道您说的那是早期的那个节目。

叶嘉莹:那个时候你访谈的不是影剧界的朋友。

陈鲁豫:对,现在也有各行各业的。您是不是很少来到这边呢?

叶嘉莹:我最近就是天气冷了,没有常常过来。我以后要搬过来,我对你的印象很好,是因为我发现你在谈话的时候,你准备得非常充分。

陈鲁豫:可是今天。

叶嘉莹:还有就是你的头脑非常敏锐,对。

陈鲁豫:谢谢您。

叶嘉莹:你开始是在凤凰台出现的时候。

陈鲁豫:谢谢您,我待会儿今天采访您很紧张。

陈鲁豫:那倒不用。

陈鲁豫:您这小院真好。

叶嘉莹:这个小院是。

陈鲁豫:她显然对这个地方完全,完全陌生的。她也不太在意这些的。我方面替她高兴,但同时会有一些感触。完全不备很多世间的那种物质,利益所打动。好像谈不到打动,那不在她的视野之内。她真的是生活当中,她真的就是被诗歌的境界已经充满了,好像她有一个非常非常完整的一个丰满的一个世界,其他的一些并不重要。

叶嘉莹:上面那个迦陵是我的一个别号,这个是我老师。当年我老师写的字,顾随先生写的。前面这个联是我的一首诗里边的两句。说入世已拼愁似海,逃禅不借隐为名。这个诗也是在大学的时候写的,我的求学的一个阶段,是当时还叫做北平沦陷的时候,芦沟桥事变我在初中二年级。我从初中三1年,高中3年,大学4年,整整8年都是在沦陷区。所以我是在沦陷区里面写的一首诗里边有这么两句。

陈鲁豫:我很尊敬那个时代的人,我甚至有那么一点点羡慕。他们的时代是真的有大情怀,有大的家国情怀在的。而我在回想,我这个年代的人,我们的青春就只有一些小的痛苦,小的情爱,我们拍青春片,就只有早恋、单恋,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我喜欢他,他不喜欢我。但那个时代的青春片,就是波澜壮阔,大的家国情怀。所以一下子境界高低立现,就想到这,我会觉得有些感慨。

叶嘉莹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三尺讲台

陈鲁豫:这您当年保留的那课堂的笔记。

叶嘉莹:这就是我当年的作业,他们,其实我不知道,他们都把这些个展出来了,其实很不好意思。

陈鲁豫:哪里。

叶嘉莹:这都是我当时的习作的作业嘛。

陈鲁豫:这上面批注的就是顾先生批注的吗?

叶嘉莹:这是我的老师写的。

陈鲁豫:当年的字都这么棒。

叶嘉莹:嗯,我的著作有很多种,这是其中的一部分。

陈鲁豫:这幅画真好,这幅画真好。

叶嘉莹:这是。

陈鲁豫:这边您可以上课的地方,是吧?

叶嘉莹:这是可以上课的地方,是。

陈鲁豫:你现在还给学生做讲座吗?

叶嘉莹:有的时候还有,对。

陈鲁豫:那主要就是博士生了吧?

叶嘉莹:你说的讲座是比较大的讲座,我另外还给研究生小班的上课。

陈鲁豫:那您大的讲座一般的外界,学校以外的人就不能够来蹭着听了吧?

叶嘉莹:很多外边的人来听的,也有很大的讲座很多人来听。我慢慢的要减少了,因为太老了。

陈鲁豫:这个是。

叶嘉莹:后边那个“师弟因缘逾骨肉,书生志意託謳吟。”就是说老师跟学生,师跟弟子我们的因缘,有的时候会比骨肉更亲。因为骨肉是天生来的,可是老师跟弟子呢,他是有一种思想的这种传承。

解说正如这副联语所述,学生叶嘉莹最亲近的人,她也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三尺讲台。从1945年大学毕业后,21岁的叶嘉莹开始了她的教学生涯,她先后在北京、中国台湾、美国、加拿大、中国大陆等地区教书,教学生涯已经超过70年。因为她讲课的学生人数众多,范围甚广。从小朋友到年轻人,从本科生到研究生,从大陆到中国港台地区,从国内到国外。著名诗人席慕蓉早前也曾是叶嘉莹的一名学生。回忆起叶嘉莹授课时的情形,作为学生的她,至今仍历历在目。

席慕蓉:我是叶先生的粉丝,我不敢说是私塾弟子,但是我从很早就读叶老师的书。有一阵子我们可以在台湾读到好几册的叶老师的对于诗词的讲解,我坐在老师的课堂,听老师讲课的时候,我觉得老师一个发光体。

陈鲁豫:您平常还会去北京吗?现在。

叶嘉莹:我现在太老了,很少出去,我,你要看张静给我写的年表,以前能跑的地方太多了。

陈鲁豫:迦陵学舍题记。

叶嘉莹:这是我的一个学生为这个学舍写的题记。我自己的生活其实本来是非常简单,对。

陈鲁豫:都是围绕着诗词。他们说这首,这首是您创作的诗。

叶嘉莹:一世多艰,寸心如水,也曾局囿深杯里。那是有一次跟朋友吃饭,有一个女士,她说我可以用一个人的名字来推测他的性格和命运。她就用我的名字,她说你的名字就好像是水,被拘束起来可以装在一个小小的杯子里,可是如果放大了,也可以像长江大河波涛滚滚。所以我说一世多艰,寸心如水。

陈鲁豫:也曾局囿深杯里。

叶嘉莹:因为我当年经过很多患难的也是,“炎天流火劫烧馀,藐姑初識真仙子”。这是用庄子的典故,庄子说藐姑山上有一个仙子,说是天气热得,就如同是大火,金石都晒化了。可是这个藐姑的仙子没有被燃烧毁掉。说是大水发水灾,大水稽天,有天那么高而不溺,这个仙子也没有被淹死。所以我说炎天流火劫烧馀,藐姑初識真仙子。谷内青松苍然若此。这是陶渊明的诗,青青谷中树,冬夏常如兹,年年见霜雪,谁谓不知时。说你看山谷里边的青青的松树,都没有改变。你以为它没有经过霜雪吗?它其实年年都经过了很多的霜雪。所以年年见霜雪,谁谓不知时。谷内青松,苍然若此,历经冰霜偏未死,一朝鲲化欲鹏飞。天风吹动狂波起。这是庄子上的典故。

陈鲁豫:后来我看很多人写您的文章题目都会写一世多艰,寸心如水,好多。

真的,跟她在聊天对话的时候,我之前那种顾虑就怕显得我像个完全没文化的人,那种顾虑其实就没有了。因为她非常懂得深入浅出。她可能真的是因为她这一辈子当老师,她这一生就适合当老师,她非常明白如何面对学生,如何把知识传递出去,她不让你觉得我现在是在给你传道授业解惑,她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我们往这边走,左边这个书房是吧?这边。

叶嘉莹:这是我老师给我写的,写的信,这是老师对我的期望这是。

陈鲁豫:您是您老师最得意的弟子吧?

叶嘉莹:从他的谈话书信里边他有这样的意思,他说希望我做他的传法的弟子,而且要在他以上更有建树。不要我做孔子门下的曾参,要做南嶽下的马祖。就是要胜过老师,他是这么说,对。

  原文链接:http://phtv.ifeng.com/a/20161006/44463041_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