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体 | 英文 用户登录 | 联系我们 | 帮助
天津日报:相声应该有一本自己的词典
——《相声大词典》序
时间: 2016年09月23日 来源: 天津日报2016年9月23日11版

姜 昆

相声应该有一本自己的词典。

中国的老百姓非常喜欢听相声。它的表演形式简单,讲述内容风趣,能让观众愉悦,令人回味无穷,给我们的生活增添笑声。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有的人认为,只要能逗乐,任何人都能说相声。

如今的舞台上,也不乏一些初出茅庐的相声爱好者,只要从老先生或者名家的相声录音带上扒下词来,就敢照葫芦画瓢,还愣敢在舞台上招呼。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后生可畏!

但以上情景没少让相声同仁担心,因为实在怕以讹传讹,让人觉得相声登不得大雅之堂,总还是生于街巷,弄于地摊的,带着从娘胎里就有的先天不足的毛病杂耍类的“小贫骨头”技艺。此种心理,其实早已经在诸多相声前辈心里产生,不然,就不会有早先“清门相声”的出现,也没有我这一辈的前三代以张寿臣先生为代表的艺人对“文哏相声”的追求,更没有一代宗师侯宝林用毕生的精力,为相声登上大雅之堂的奋斗和成功。

回顾相声历史,专家和学者都发现,相声是中华民族艺坛上了不起的说唱艺术。前五十年,相声艺人的一种对艺术的追求,自发的一种对文化的自觉,造就了相声艺术的与时俱进和对民族文化发展的贡献;后五十年,相声艺术在时代的呼唤中,锻打自己,苦修苦练,精品频频,人才辈出,展现了相声艺术的辉煌!

因此,有必要有一些追述记载,也应该有一些一目了然的艺术门类的工具书,让后来人能在尊重历史的基础上,崇尚和了解相声艺术的专业知识,当然也为了相声这一民间说唱艺术的瑰宝,能够在一个科学规范化的道路上行进。

相声作为一门行当,专业知识和术语及历史资料的积淀,不输于任何一个艺术门类。

相声艺人宗东方朔为宗师,因为他性格诙谐、言辞敏捷、滑稽多智,在皇帝面前“然时察言观色,直言切谏”,被尊为“滑稽之雄”。创始人朱绍文在清末就为相声师承定下了行规,从此,相声成为一门可以区别于任何其他艺术门类的艺术行当。处于社会底层的相声艺人为了生存,创造编纂了“春典”,用只有自己人才能听得懂的语言总结自己的表演经验,还用以躲避恶霸把头、强势权者的凌辱迫害。文人为相声的创作手法、特色类别,以及笑料归类,总结了相声艺术的专属名称,让相声作者能效仿传承,让相声表演者能有规矩可依、可循。一代又一代相声艺人,创作了一段又一段的精品相声段子,这是相声大家族的家底儿。这些相声又培育出一位又一位叫得响的“名家”和“大师”,他们均有师承,形成相声大系的祖谱。从走街串巷始,到如今讲华语的地方都听得到相声,得益于我们相声艺人遍布各地,相声团体不胜枚举。各类书本杂志早就是相声艺术借以传承的媒介……

以上林林总总。

大千世界,凡与相声有关的资料和知识,均聚集在这本相声词典里。

应该说,这本词典的编成,同样是相声事业中的一个了不起的功德无量的大事件。

感谢中国曲艺学者、理论家薛宝琨先生(已故),他长期与侯宝林大师共事,开相声理论研究之先河,并亲自为这本词典把舵;感谢曲艺理论家高玉琮先生,他排除万难,艰苦作战,孜孜不倦地认真编写,真是以蚂蚁啃骨头的精神,在陋室书屋,奋战数年;感谢全国相声界前辈同仁的鼎力相助,为词典搜集素材,沙里淘金,奉献资料;更感谢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能为我们相声艺术慷慨出资,使这本巨著问世。

都不说了,唯有感激,并三叩五首,为相声事业祈福。

《相声大词典》一书,已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

原文链接:http://epaper.tianjinwe.com/tjrb/tjrb/2016-09/23/content_750858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