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体 | 英文 用户登录 | 联系我们 | 帮助
诗人席慕蓉南开讲演:在母亲的草原上遇见铁蹄马
时间: 2016年09月21日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南开新闻网 学生记者  周璐洋 记者 吴军辉      摄影 吴军辉

“什么是草原真正的价值?离开了马/离开了天空和大地/余生/等待最后的结局。”

9月19日晚,台湾现代散文家、女诗人、知名画家席慕蓉作客南开大学,以“在母亲的草原上遇见铁蹄马”为题,讲述了自己对蒙古高原的浓浓乡情。当晚,著名古典诗词大家、南开大学教授叶嘉莹亲临讲座现场为席慕蓉助阵。电视节目主持人陈鲁豫一同聆听。讲座由南开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杨克欣主持。

席慕蓉,1943年出生于重庆市,成长于台湾,父母皆为来自内蒙古的蒙古族,蒙古语名为穆伦·席连勃,意即大江河,“慕蓉”是“穆伦”的谐译。她曾于台湾东海大学美术系任教。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席慕容的诗歌在海内外华人地区风靡一时。1981年,台湾大地出版社出版席慕蓉的第一本诗集《七里香》,引起轰动,热销致短时间内重印六次。

席慕蓉自谦不算是叶嘉莹的正式学生,作为“旁听生”仅为其“私淑弟子”。她曾于2014年、2015年两度到访南开大学,庆贺叶嘉莹先生九十华诞、执教70周年纪念。不久前,席慕蓉再度来津为叶嘉莹庆祝教师节。当晚,在2个多小时的演讲中,席慕蓉多次提及叶先生其人其事,叶嘉莹坐于台下目光含笑,频频颔首,更在演讲结束后致辞感谢。

对于久居南方的席慕蓉来说,远隔千里的蒙古高原一直是她生命中不可磨灭的基因。1989年,46岁的席慕蓉才第一次见到内蒙古大草原。在那里,她追寻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流。天空、草原、牧民……故乡的一切都强烈地撞击着诗人的心灵。此番演讲,席慕蓉特意挑选了一个未曾细讲的原乡符号——马。

席慕蓉说:“马和草原似乎有一种注定的联系,这让牧人即便在摩托车、汽车等现代交通工具普及的今天,仍然不愿放弃自己的马匹。”

席慕蓉自豪地展示了自己在寻访蒙古高原的旅程中所拍摄的一张张照片。岩画、雕塑……饱含着游牧民族对自然的敬仰。

“草原上的马对自己家乡的方向十分敏锐。”席慕蓉讲,上世纪六十年代有一匹被送去越南的战马,花了不知多久的时间回到了乌兰巴托,瘦骨嶙峋、浑身是伤。见到主人后,大颗的泪珠滚出老马的眼眶,主人与它“抱头”痛哭。同时期,一位蒙古画家来到越南,一匹又脏又瘦的蒙古马慢慢向他走近。画家知道马在说:我知道你是从蒙古来的,你可不可以带我回家?

“马有马心,人有人心,马心通人心,马也会想家。”席慕蓉说。然而,草原上一种珍贵的蒙古马的命运引起了席慕蓉强烈的“保护欲”,它们就是“铁蹄马”。此马因蹄质坚硬而得名,相传曾是成吉思汗禁卫军的专用马匹。

面对现代生活方式对养马、牧马的冲击,席慕蓉与一些专家和两位淳朴而坚毅的牧民一道,在母亲的草原上开启了一段寻马、护马的苦旅。

“买马做什么?”

“养。”

“好,我卖。”

临走前,牧民轻拍马背。“走吧。过好日子去吧。”

每每讲起这样的场景,牧人与马的情谊仍令席慕蓉眼含热泪。

作为蒙古族的后人,席慕蓉谈及蒙古草原和游牧民族的文化时总是饱含温情。“席慕蓉”这个名字广为人知,但很少有人知道她的蒙古名字穆伦·席连勃。她说她的母亲也是如此,用了一生登记户口时工作人员起的汉语名字,年老时还是想用自己的蒙古名字。

同样的原乡情结也久久萦绕在叶嘉莹的心中。2002年的春天,叶嘉莹对席慕蓉讲述了自己11岁以来一直魂牵梦萦的地方——叶赫水。那是她的祖先最初生活过的地方。“如果这条叶赫水还在的话,我想去看一下。”席慕蓉听罢马上联络朋友,同年9月就带叶先生站到了位于吉林省的叶赫水旁。

2005年,叶先生又对席慕蓉讲:“其实还是可以去一下蒙古高原。”于是,62岁的席慕蓉又做了一件被人称之为大胆的事——带81岁高龄的叶先生来到内蒙古呼伦贝尔。短短8天的行程里,二人东上大兴安岭,西到巴尔虎草原,还登上了北魏拓跋鲜卑先祖所居石室嘎仙洞。一路上叶嘉莹神采奕奕,诗兴大发,几乎每到一处都要口占绝句一首。

“席老师有着生来的敏锐,感情和温情。她的本质,让我非常感动。我非常感谢席老师,感谢她带我回到我的原乡,看到这么美的景色。”讲座结束后,叶嘉莹激动地说。

本次讲座作为“南开公能讲坛”的一部分,由党委学工部、党委研工部、校团委与文学院共同主办。叶嘉莹、席慕蓉,两位老人的讲座是南开大学每年的文化盛宴。她们的友谊也为南开师生津津乐道。今年讲座的地点从八里台校区搬到了津南校区,席慕蓉说,她们想让更多的同学有机会听她分享蒙古草原的旅程。草原的故事也牵动着许许多多同学的本土情怀和对文化多样性、传统与现代更为深刻的思考。

原文链接:http://news.nankai.edu.cn/nkyw/system/2016/09/21/00029673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