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体 | 英文 用户登录 | 联系我们 | 帮助
网络文学作家分享创作心路
时间: 2016年03月11日

南开新闻网讯(学生记者 周璐洋 记者 聂际慈 摄影 周璐洋)3月10日,天津首届全国网络作家创作论坛在南开大学举办。作为论坛活动之一,一场网络文学专题报告会在学生活动中心多功能厅举行。来自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第九期网络文学作家培训班的6名学员:石章鱼、三盅、碧玉萧、浪漫烟灰、风圣大鹏、疯丢子与南开大学师生分享了他们的创作心路。

石章鱼:积累感情才能写好文章

本职工作为医生的石章鱼,是“入行”较早的网络作家,自2003年开始撰写网络小说。他认为激发写作动力,是网络作家成功的关键,但要写好网络小说,更重要的是灵感。他的创作灵感主要是通过生活、阅读和观影,积累“感情”。只有亲身体会,才能写出感情丰富的文章。

石章鱼表示,2004年对网络文学来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一年,有文学网站推行了收费阅读制度,让网络作家的作品得到了回报,进一步激发了他们的写作热情。此外,智能手机的出现也改变了传统的阅读方式,网文读者从电脑向手机、平板上转移,越来越多移动端的出现,让网络写手得到更大增值。

“网络文学是一个新兴门类,它发展的潜力极其巨大,正在以越来越多的方式来证明自身存在的价值。”石章鱼说。

三盅:网络文学不应只有故事

作家三盅涉猎广泛。这位海归硕士除了网络文学写作外,还是中国原创文学维权联合会会长和财经评论员。他希望网络文学不仅只有故事,也有对文学的审美和思想价值的追求。

三盅介绍,他的写作模式是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的结合体:写法是传统的样式和内容,包装是传统出版物,发行也通过传统的渠道,但他搭上了网络的“顺风车”,签约的图书经纪公司以网络文学为主营,其营销更是高度依赖网络。

他表示,网络文学发展至今,只有网络小说真正找到了恰当的盈利模式,明确其商业价值:只要是篇幅恰当、故事吸引人的网络小说,通常很容易转变成纸质图书。而尚未体现商业价值的诗歌、散文、杂文、短篇小说却被出版业所忽略了,只能寻求网络发布渠道,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网络文学”。这种“倒挂现象”是市场选择的结果,读者口味与习惯的转变,正在潜移默化地重构文学发展的新格局。

碧玉萧:创作苦恼时想“吃键盘,砸电脑”

北师大硕士毕业的碧玉萧是一名主打言情小说的网络作家。她眼中的网络文学正从一种“边缘化“的文学形式,逐渐走进了大众的视野之中,一大批优秀网络文学作品被改变为电影、电视剧、话剧等形式。但也要看到,不少网络文学作品仍粗制滥造,精品不多,跟风严重,影响网络文学界的健康发展。

碧玉萧介绍,她一开始写作只是为了好玩,但网友的热情感染了她,成为她坚持写作的动力。

“写作这门职业是十分寂寞的,一天24小时对着电脑,几乎不和外人交流,和社会好像脱节了似的”。碧玉萧认为写作也有苦恼:每当思路阻塞,“卡文”的时候,就恨不得“吃键盘,砸电脑”,但想到可以把脑海中的故事娓娓道来,让一个个鲜活的人物走到文字里,走到大众面前和千千万万的读者交流,一切的困难都是值得的。

吴书剑:网络小说良莠不齐症结在准入门坎

吴书剑的笔名有两个:浪漫烟灰、未苍。他认为很多网络小说给读者的感觉“似乎没有那么美好,甚至很多连语句都不通顺”。这一问题的症结在于网络小说的准入门坎较低,有些网络小说甚至纯粹以暴力、色情为卖点。

吴书剑说,他从初中开始,逐渐阅读到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和《三重门》等现代小说,这让他拥有了自己的“文学梦”,但圆梦之路却并不顺利:“我高中写了七、八万字手稿,被家里说成不务正业,后来一把火烧掉了。”他认为网络文学写作既要考虑市场需求,也要心有情怀,融入作者的思想。

在吴书剑眼中,当前网络作家迎来了“黄金时代”:“2010年我想进入市作协都一波三折。但后来,却是省作协负责人主动联系我加入。”吴书剑如是说。

风圣大鹏:我曾经被盗版伤害过

风圣大鹏是一名“人气作家”,曾有多部作品点击过亿。他有一条先苦后甜的创作之路。

风圣大鹏的网络文学阅读始于大学门口的盗版书摊,但又被盗版所伤害。“我开始创作时的想法就是写在算草本上,然后给出版社邮寄过去,单纯的我并没有任何出版社联系方式,于是去找盗版书摊的老板,跟他商量,看看是否能帮我联系到出版社,老板还真给我联系上一家盗版网站”。可当满怀欣喜的他把草稿邮寄至网站,却发现那家网站将他的草稿打成电子版发到网上,没有署他的名字,为此他还找书摊老板大吵一番。可是,现在却想跟书店老板“道歉”。他说“如果不是书摊老板,我还不知道原来小说是可以在网上发表的。”

他的写作之路也非一帆风顺,由于专心写作,从而导致他大学学习成绩直线下降,几乎所有课程都不及格。他考虑过退学写作,而他的父母甚至一怒把他的电脑没收。此后,他专心学习,才顺利毕业。

2010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风圣大鹏重拾网络文学,终于苦尽甘来。他说:“第一本书为我赚了一套房子,第二本书为我赚了一辆车。目前全国网络作家有100多万人,我相信只要专心写好书,写出质量书,就一定会得到回报!”

  疯丢子:我笔下的女性都是“强人”

身为“90后”女性作家的疯丢子,主打的却是科幻战争及历史小说,并凭借作品《战起1938》,入围茅盾文学奖候选名单。

疯丢子说,南开让她“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因为她目前正在连载的作品,即将写到西南联大,她曾研究过那段历史,发现南开大学在其中有着相当重的分量。“抗战期间唯独南开大学没出汉奸,而且南开师生投笔从戎的人数,位居全国高校前列。”看到南开为中国而牺牲的历史,她“在那些看资料的晚上热泪盈眶”,并希望将这段历史讲述给更多读者。

谈及一位女作家为何热衷军旅题材,她说:“当我发现自己在学校图书馆看书专挑军旅和战争历史类,路过书报亭只买《科幻世界》和《国家地理》时,我就清楚自己要走上一条什么路了。”她笔下的女性都是“强人”,她希望“女性也是那么刚强、屹立,不会让百炼钢成为绕指柔,而是与男性并行成为两条铁轨,中间连着枕木,两人相互扶持,背上能开火车。”

原文链接:http://news.nankai.edu.cn/nkyw/system/2016/03/11/00027223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