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体 | 英文 用户登录 | 联系我们 | 帮助
天津日报:给神圣留下永远的位置(韩小蕙)
时间: 2015年09月30日 来源: 天津日报 2015年9月29日16版 作者:韩小蕙

   欢迎同学们来到南开,从此,我们就成为终身校友了!

  初次见面,但我并非对大家一无所知,至少我知道大家在原来的学校,乃至你们家乡的县、地、市,甚至省城里,都是响当当的“学霸”——向大家学习哈,我当年不是学霸,因为“文革”失学,我没上过高中,也基本没念过初中的课程,连小学六年级也没上,我的大学前学历是小学五年级。

  我今天要给大家出三道题。

  第一道就是关于学霸的:这么多学霸会聚在这里,我相信大家都还是想要“将学霸事业进行到底”的。那么,你们想过没有,这“学霸的学霸”,大家准备怎么争取呢?

  给大家讲一个有点类似的故事:1982年我从南开大学中文系毕业,进了光明日报社。大家知道,这家报纸是全国知识界的老大,能在那里胜任工作的,也基本上都是各路学霸。我一向不好和别人比拼,没有当“学霸的学霸”的雄心,但我是一个特别有责任感的人,最大的追求是想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最好,所以我非常努力。没想到有一次我调到某个部门,还没呆够两个星期呢,就被一位同事到领导那里扎了一针,她说的是“南开的就是不如北大的”,她自己是北大的工农兵学员。

  同学们,这就是我要给大家出的第二道题:碰上这样的事,你们怎么办?

  这明显属于给你一个先声夺人的下马威是吧?但我没吭声,一心一意做我自己的事。我牢记着两点,一是刻苦,二是认真,这都是咱们母校南开教给我的。我上学那会儿,几乎所有的老师都讲过这样的话,说南开的校风是务实,南开的学生不怎么会夸夸其谈,也不会咄咄逼人;不怎么喜欢出风头,也不喜欢显摆自己;不愿意锋芒毕露,也不愿去和别人一决高下;南开的学生比较闷头做事,把基础打得牢牢的。所以,跟北大、清华、复旦的学生比,南开学子一开始似乎显得木讷,反应慢,但他们踏实、稳健、忠厚、可靠,一般都是各单位里的顶梁柱,而不是广告牌——这些都是南开一代代师兄师姐们做出来的,大概率如此。幸运的是,我的脾气秉性跟咱们南开的气质特别相合。

  刚才我说到“刻苦”和“认真”。“刻苦”是什么不用我说,同学们都是刚从高考战场上冲杀过来的,想必对刻苦记忆犹新。但往届学生里的确有这样的情景,就是有个别同学考进大学之后就放松了自己,我说:“这肯定不行,坚决不行!”我想告诉大家,大学的课的确不难学,混个文凭真正是一把抓的事,可我劝同学们千万别掉以轻心,青春的脚步匆匆,在学校的日子很短、很短啊。记得当年我们考进南开时,正是文学大热的时候,全国人民都读小说,你若是写出一篇好小说立刻就能爆得大名。我们班就有同学写小说,不上课。有一天,教我们现代汉语的宋玉柱老师黑着脸教训我们说:

  “这是歪风邪气!以后谁要是再旷课写小说,退学!把课堂让给愿意学的人,外面有多少想上大学而进不来的人呢!”

  感谢宋老师对我们的严格要求,他的课,我们全班都学得扎扎实实。还是在光明日报社,有一天,一位正上夜大的同事拿来她的作业,请教分析一个句子,满屋子新老大学生,北大、复旦、山大、川大的都有,不好意思,只有我这个南开的一下子就做出来了,而且,“正确,加10分”!

  同学们,今天,你们比我们处于更“恶劣”的环境中,即诱惑太多了,尤其是微信微博的诱惑。这东西是提供了海洋一样的信息量,但有时候随手一扒拉,一个小时就过去了,可你回头一想几乎无任何收获。所以,一定要战胜自己,少玩这玩意儿,多刻苦学业——我是不相信什么高智商的,“天才”的确有,但万一我们不是“天才”呢,白白把时间荒废了,将来走出校门,立马后悔!

  “认真”的意思大家也都懂,但如果不践行的话,也是流水落花。我在单位里,智商也就中下,聪明的学霸遍地都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不过,我认真,编稿子的时候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放过,画版时每一条线的长短粗细都不马虎;而且我为了做好编辑,做了许多工作范围之外的事情,比如我拿到一篇好稿,不但在我的版面上完美地刊发出来,还推荐给各选刊,还编进作品选里,还写评论扩大影响……年深日久,作者们就信任你了,就把最好的稿子给你了,版面就越办越好了。记得有这样一句话:“成功就是认真做好每天的事”,我深以为然!我不敢说自己是成功人士,但我的确是靠了超级的认真走到了今天(得回过头去才能看到当年给我扎针的那位)。我总结自己这几十年走过来的历程,深深感到“认真”是我的看家本事,今天我特想把这本事传授给大家!

  最后一个问题:将来大家毕业以后,走向了社会,假如你们挣了大钱、中钱或者小钱,准备怎么花这些钱呢?

  举三个随手抓到的例子:第一个,我一女友前不久去新西兰,发现一个现象,中国太多有钱人到那里买了房子,不都是自己住,还炒房赚钱,把人家国家的房价都炒上去了,以至于新西兰政府不得不颁布有关法令,限制外国人买房。第二个,上次我到浙江沿海一带采风,发现当地有钱人都在干一件什么事呢?都藏着、掖着、蒙着、混着,不惜以身试法到香港去生孩子。我就说香港特区政府不是颁布有关法令,不准内地居民去那里抢占港人的医疗资源吗?他们理直气壮地回答我:“花钱就行,我们花得起大价钱。”类似的事情后来又上演到了美国,以至于引起警方介入。第三个例子大家都知道,最近发生在美国的,有几个中国女留学生因为争风吃醋而虐待女同学,还不认罪;她们的家长立即拿出在中国的招数——行贿,结果把自己也拘进去了。弄得不但他们自己身败名裂,还在全世界面前损害了我们中国人的形象。

  糟糕的是,这几个例子还都不是极端的个案,而是在我们身边俯拾皆是。有了几个钱,或者根本还没几个钱,就敢公然地蔑视法律,把自己凌驾于整个民族和国家之上,这是什么行为,这是最没文化、最等而下之的行为!我希望我们每个南开学子,大家一辈子都要抵制这种行为!

  我当然不是反对大家学好本事,将来挣大钱,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个人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了,形成合力,就是也把国家的大日子过好了。只要是在法律的范围之内、在民族文明的底线之上,大家做得越出色越好。我想请大家思考的是,在这个基本点之上,也还有更高的标准和更高尚的目标——我特别希望同学们能在自己的心目中,给神圣留下一块永远的位置!

  比如咱们南开大学的创办人张伯苓先生。当年张校长为了实现教育救国,呕心沥血打拼出了一个南开大学,当时南开的实验室呀,教学楼呀,都颇具有现代化气象,是全中国规模最大、最好的私立大学。后来他又创办了南开中学、南开女中和南开小学。20世纪20年代,老校长又做了一件伟大的事,我们南开大学组织专门力量,编写了一套大中小学通用教材《东北地理教本》,于1931年面世,这是中国最早警示全国人民要警惕日本侵占中国东北的一本教材。这本教材让日本鬼子极度记恨,因此在“七七事变”仅仅二十多天后,就飞机大炮一起上,对咱们南开狂轰滥炸,又派兵带着满车的汽油来烧学校,几乎把南开夷为平地!然而张伯苓校长坚决不屈服,不但和北大、清华组成了著名的西南联大,还把自己的儿子送上战场。老校长的儿子叫张锡祜,当时从事的是最危险的兵种——战斗机驾驶员,那时的飞机非常简陋,就是一个敞开的座位,连罩子都没有,飞行员们都知道自己几乎是有去无回的,都抱定了以身殉国的赴死决心。结果张锡祜真的战死沙场,才26岁,刚刚订婚。同学们想想,张伯苓、张锡祜父子俩,如果仅仅为个人的幸福生活而活着,他们早就达到了,是不是?可是他们有高尚的人生价值观,他们更愿意为民族为国家的进步活过自己的一生。这样高贵的民族精英,值得我们永远认同、铭记、学习、追随。我们更应该通过他们的事迹,体味什么叫“奉献”,什么叫“责任”。

  激情来到南开园,壮志悲歌翻新弦。既然做了南开人,就要知晓南开的这些人和事。我希望大家在入学的新鲜、亢奋之余,一定要抽时间上个网,了解一下张伯苓先生和咱们南开先辈们的辉煌历史,不枉做个合格的后来人!

  (此文系作者在南开大学2015级迎新大会上的讲稿)  

     原文链接:http://epaper.tianjinwe.com/tjrb/tjrb/2015-09/29/content_7356602.htm